选择分类

为了一个好评,400万人上演“速度与激情”

2017/9/8 17:03:00 阅读:
财经第一声
微信号:财经第一声


懒惰,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

 

懒人太多,催生了“互联网+餐饮”模式,壮大了外卖送餐行业,意料之中的是,该行业在“速度”与“激情”的背后,还隐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上海,每2.5天,就有一个外卖小哥伤亡。这是一则让人震惊的数据,也是外卖小哥内心的矛盾:收入与危险成正比。

 

EE05B53569EE7830A57C71F6CCB6C471.jpg


莫非这是一道“无解题”?


外卖小哥的“生活”

 

当然不是。在解答问题之前,让我们先进入外卖小哥的“生活”。

 

面对记者采访,21岁的王阳除了有点青涩外,最大的特点就是被晒得黝黑的皮肤,而红色的百度外卖工作服,则宽大地罩在他瘦削的身上。

 

成为外卖小哥后,王阳买过两台车,第一台花了4700元,但上岗没多久就牺牲了,“点背。让人撞了,我逆行,负全责。”当时,王阳在朝阳北路上逆行,有辆车撞了他的车屁股,车滑出去,他又撞到一个等红灯的老太太。

 

39534035-3a91-443c-b817-0a90556714c9.png


“他撞我,我撞她。”王阳把老太太送到医院,赔了两千多医药费,躲过一劫。

 

事故发生后,王阳的车因无证无牌照被没收,没钱的他,只能借了3500元买了第二辆,并依旧在那条路上逆行。

 

王阳并不是例外,邹方也曾在这条路上逆行,虽然没出事故,却被饿了么的品控拍照,公司罚了他1000块。

 

用他的话说:如果不逆行,绕路需要10分钟。其实,被罚的之后的邹方也曾想过申诉,但因申诉的过程繁琐,40岁的他并不太懂,再加上自知理亏,也就放弃了。

 

事实上,外卖公司制定了不少规章制度,有激励,也有惩罚,比如未能按时送餐,罚,抄近路逆行,罚,客户看你不顺眼,罚。

 

那么,外卖小哥的收入够罚么?

 

ubiaoqing7465f4b1cb3cd7cf439a44950b126442.jpg


作为资深小哥,赵城说:“送外卖,只要你做的多就拿的多,不怕辛苦就行。”

 

赵城每个月能拿六七千,其中3000元是底薪,只需一个月跑够400单,剩下就是提成了。目前,他送一单7块钱,但这不是固定的,当完成500单时,多出来的100单是每单6块钱,那么工资就是3600元。

 

尽管各平台算法不同,但道理却是通用的:单越多,超出的部分提成也就越高。


体力劳动者的尴尬

 

有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6月,我国外卖用户已达1.5亿,外卖渗透率达到21.1,半年增长率高达31.8%,相当于1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是外卖用户。而在目前,仅百度外卖、饿了么、美团外卖这3家企业,在全国就有超400万名注册的外卖小哥。

 

但谁能想到,在这个年交易额超过2000亿元的市场,外卖小哥的地位却在最底端。

 

img-1486923496292.png


为了更好的榨取价值,外卖平台脑洞大开,想了不少残酷的规则。

 

比如外卖员的“阶层划分”,由低到高分为青铜骑士、白银骑士、黄金骑士、黑金骑士、钻石骑士、圣骑士和神骑士,评判标准来源于用户的好评,结果就是,青铜,每一单多一毛,钻石,每一单多5毛……

 

而这种无形的竞争,也造就了外卖小哥的生死时速:为了钱,只能冲。

 

于是乎,所有的外卖小哥都知道,应该遵守交通规则,生命和安全永远摆在第一位。但在实际工作中,外卖小哥的时间却意味着提成、罚款、差评,甚至是用户的尊重,所以,与时间赛跑就是他们的谋生姿态。

 

或许,这就是所有体力劳动者面临的尴尬之处。

 

每当有外卖小哥因交通受伤时,赵城只能无奈坦言:“时间卡的太紧,我们的规章制度特别严。”

 

dd70005fdb8f453c20b.gif


而罚得最严重的,就是外卖员提前点了送达,罚500,但也分情况,有时候也会500,有时候会飙升到2000元。关于这一点,百度外卖的王阳倍感认同,“客户打电话投诉你,只要四个字:态度不好。两千就没。”

 

如此一来,外卖小哥的收入与人身安全就会直接挂钩。平台一边做着激励,一边做着考核和惩罚,双向的压力,会让人不可抗拒地倒向利益最大化的那一边。

 

据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统计,今年上半年,涉及到全市送餐外卖行业的伤亡道路交通事故共76起,“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各占26%。

 

该数据发布后不久,上海方面专门约谈了饿了么、美团、百度、达达、到家、必胜客、肯德基、麦当劳8家送餐外卖企业,亮出严厉的管理规范,要求各企业加强安全培训、车辆规范、骑手身份识别系统等方面的管理。

 

其中,有关企业应建立骑手交通文明记分制度的要求收获了不少好评。

 

QQ截图20170908170647.png


而为了让外卖骑手“慢下来”,不少人也都表示:需内在治理手段。

 

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教授——秦红雨表示,外卖小哥电动车“一路狂奔”,根源还在于这个岗位不合理的付酬方式,更多是单一的计件工资,只有改变外卖小哥的工作待遇和计酬方式,将他们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给他们更多基本保障,才能让送餐员的车子慢下来。

 

而一位经常点外卖的北京上班族——濮晓建议称,客户应当多一些倾听和理解,接到外卖餐食时回以感谢、不随便差评,“客户还可以考虑提前下单,给本就容易爆单的饭点降降温”。


规则与生存


事实上,除了上海之外,各大城市的交管部门也注意到了外卖骑手的交通安全隐患。

 

2017年4月,杭州交警就发放了《外卖小哥交通安全手册》,手册与驾照相似,申领人通过专项考试后获得。

 

QQ截图20170908164949.png


相比之下,深圳交警要严格得多。8月22日,深圳交警宣布建立全国首家外卖送餐车精细化管理平台,并使出了雷霆手段:外卖小哥送餐违法一次,停止骑行外卖送餐车一周;第二次违法,停止骑行送餐车一个月;第三次违法,停止在平台内所有公司企业骑行外卖送餐车一年。

 

规则很残酷,但外卖小哥们却都不容易。

 

尽管坊间风传,外卖小哥动辄月入过万,事实上,多数外卖小哥的月收入都在5000元以下,挣的就是辛苦钱。同时,大部分外卖小哥每天要工作6小时,甚至近三成的小哥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

 

在这个以“吃货”自豪的社会,外卖小哥从不敢懈怠,所以,当你拿到外卖时,不要责斥他们送得慢。至于外卖平台们,也希望你们不要忘记,在为解决就业做了贡献的同时,职业安全、城市公德问题也不容忽视。

 


©(c)2016 财经第一声 技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