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郎咸平又被围堵了,狼叫兽是怎么PK掉郎教授的?

2017/8/8 18:26:00 阅读:
财经第一声
微信号:财经第一声


也是real尴尬。知名财经评论人吴其伦微博爆料,6日晚上,明星“经济学家”郎咸平在结束了浙江台州的一场演讲后,又被群众给堵了,还被带到了派出所。

 



围堵郎咸平的,据称是被泛亚金融,这个郎教授曾经为之站台、后被证明是骗子公司,给忽悠了的受害群众。网传视频中,郎所坐轿车被围至寸步难行,有人趴在轿车引擎盖上,疑似拍打车子泄愤,真的是很不给郎教授面子。

 

平庸的明星经济学家


少年郎咸平可没有这些烦心事。

 

在郎咸平的回忆里,少年郎咸平平庸透顶。从小学开始,每一次考试、升学、就业都仿佛是他难以逾越的坎。他曾因初中成绩太差被分到不能升学的“放牛班”,充满对自己的完全不认可。“我当时是个混混,很自卑。”“实在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

 

30岁之前的郎咸平,多次被逼到八面临风的绝境。服完兵役,三十而立的郎咸平却上演了一出绝地大反击。

 

他以极差的1640分GRE成绩自费考上沃顿商学院,并奇迹般地在两年半中连拿金融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不过,好运似乎也暂时到此为止了。沃顿毕业后,郎咸平是第一个回台湾的金融学博士,他去台大申请工作竟然被拒。“我推荐我的博士生去那里教书都没有任何问题,台大只是打死不要我。”其后几年间,他辗转于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芝加哥大学执教。

 

日后,郎咸平这样回忆自己的学者生涯,“我5、6年间换了5、6家学校。大家都在为学问而学问。这样太冷静太寂寞。另外,一些学科被大牌教授把持着,你很难出名。只要他们不死,你永远只能打下手。”

 

挫折和压抑让郎咸平比常人更渴望成就。1994年,郎咸平只身从美国赴香港,在香港中文大学谋了个差事,“在国外,除了做专业研究和教书之外,不可能再有更大的发展,总希望能回亚洲搏一搏。”

 

但香港对郎教授也没有太大兴趣。香港人在乎股票赚多少钱、房地产什么时候涨,“你在那里谈深层次的理念,人家不想听。”于是,郎咸平“转战”大陆。

 

另辟蹊径的“百姓经济学”


郎咸平终于在这里盼来了迟到的成功。

 

是时,郎咸平刚刚到大陆发展不久,担任《新财富》杂志的学术顾问(2001-2003),不过半年时间,郎咸平便创下了“郎骂”的名声。

 

在这段时间,郎咸平首创“研究型报道”,并直指当时如日中天的德隆系,提醒投资者要警惕德隆可能出现的风险。

 

当年的郎咸平是这样工作的:“假如说是10个董事,有的在北京,有的在新疆,我们就派助理到这10个城市的工商局把资料调出来,再看它的股东、董事是谁。我们带了律师去,资料上都有各地工商局盖的公章。通过这种功夫,一个庞大的邪恶帝国浮出水面了,整个一场制造资金黑洞的前奏!”

 

用德隆系自己公开披露的信息来证明其中的矛盾,郎咸平为此颇为自得:“没有‘两把刷子’是不敢的。”即使质疑他的经济学家也承认:郎咸平的学术专长本就在公司治理与财务,其财务分析是一流的。

 


经此一役,郎咸平从此被当作中小股东代言人,并博得了“郎监管”之名。“当我证明德隆是错的以后,多少企业感到震惊!这就是我的市场!”在网络民意调查中,郎咸平的支持率高达90%。

 

德隆灰飞烟灭之后,郎咸平又在2004年打响了著名的“三大战役”:炮口对准TCL、海尔和格林科尔三大巨头,直指此三家在“国退民进”中席卷国家财富,致使中小股民利益受损等问题。

 

面对郎咸平发起的论战,TCL董事长李东生反应最冷淡:“郎咸平是谁?”海尔老总张瑞敏轻松一笑:“国有资产问题,有国资委管着呢,我们只管做事--做好自己的事,不管别人怎么说!”但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则在香港以涉嫌诽谤罪起诉郎咸平。

 

著名的“郎顾之争”就此发端。郎咸平认为,顾雏军通过“七大板斧”——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以及借鸡生蛋手法成功将巨额国家资产纳入囊中。因此,他强烈建议,停止以民营化为导向的产权改革。

 

二人的针锋相对不断升温,很快升级为传媒界、学术界乃至政界对中国国企改革的大讨论。在此背景下,作为论战靶子的顾雏军,不免被人拿放大镜观察,而顾雏军的经历本就颇多可疑之处。最终,郎咸平一炮而红,顾雏军锒铛入狱。

 

有经济学家一针见血指出:“郎咸平没有把‘国资流失’研究诉诸经济学界,而是诉诸媒体,由此可见呼吁的不是学界,而是公众的反应,是炒作。”

 

而郎咸平表示:“我就是要呼吁公众意识的觉醒,来推动我的主张实现。我根本就不稀罕经济学家对我的肯定,我真正稀罕的是民众和企业家对我的肯定。”他称之为“百姓经济学”。

 

这种“为民说真话”的形象在2006年的“上海社保案”中达到了顶峰。

 

当年2月,郎咸平主持的财经脱口秀节目《财经郎闲评》被勒令停播,官方给出的理由是郎的“普通话不标准”。而郎咸平本人在当年9月对香港一家媒体披露:他因试图在节目中揭露“上海社保案”而被当地官员封杀。据他自述,自己是最早发现上海社保基金存在问题并准备揭露的经济学家。

 

借此一番表态,郎咸平“良心教授”的形象深入人心。彼时还是bbs的时代,当时的天涯网友盛赞郎教授系“中国最有良心的经济学家”。

 

“说清楚,要钱的,税后”


群众基础已经打好,此后的郎咸平终于迎来了变现的光明钱景。

 

作为国内经济学家出场费的“翘楚”,郎咸平演讲的出场费一直在涨。据业内人士称,2007年前后,郎咸平的出场费还是5万左右,2010年大概是15万,2014年已经飙升到25万,七年间涨了4倍,且五星级酒店和头等舱等是标配,还得满足其他特别的要求,做派不亚于不少当红娱乐明星。最忙的时候,他一个月可以跑20多场活动。

 


郎咸平从不羞于谈钱。公开披露的一个细节是,他让宾馆服务生送瓶矿泉水,声明要“免费的那种”。别人请他讲课,他也是:“说清楚,要钱的,但我一样会骂。”最后再加一句“税后”。

 

喜欢他的人,对他每场演讲趋之若鹜,给他贴上“当代鲁迅”“郎监管”等标签。质疑他的人,直言他是“狼教授”“狼忽悠”。

 

不过,坐拥无数粉丝的郎咸平,可能并不在乎这些质疑。他的一位助手说:“郎先生太享受这种当明星的感觉了,他天生就喜欢被人推崇和簇拥。”郎咸平倒也不否认:“我是一个喜欢生活在闪光灯下的学者。”“我要做经济学领域的谢霆峰。”

 

娱乐圈里,谢霆锋少不了当“站台先生”,金融圈,郎咸平也是鼎鼎大名的“站台明星”。除了泛亚金融,快鹿、p2p公司“合拍贷”、望洲财富等企业都曾被烙上郎咸平的印记。

 

但郎教授最终还是栽在了他的这个爱好上。郎教授站台的平台,站一家倒一家,人送绰号“江左霉郞”。

 

事情一出,郎教授也表现出了一个话题明星应有的为自己洗白的素质。他在微博上表示:“从不为金融机构推荐产品,也不为金融机构代言”。

 

在雁过留声的互联网,郎教授有微博发声,但无奈有图有真相。

 

几年前,泛亚宣称自己大量掌握了锗(一种贵金属)的市场存量。在全国多座城市举行投资发布会,邀请郎咸平到场站台。一时间,泛亚锗被炒到了1.7万/公斤。

 


根据当时的照片,郎咸平左手握话筒、右手食指高指天空,神态威风。他的照片被印在泛亚投资报告会的宣传单页上,上面的宣传语赫然写着,“比黄金值钱,比股票安全”。

 

郎咸平遭泛亚投资者围堵也并不是第一次。去年4月,网传郎咸平现身上海浦东一家五星级酒店讲课,便有不少人在会场外高喊“郎咸平滚出上海”“无良学术小丑,为泛亚骗局站台”,其中,有不少银发老人的身影。

 

郎教授的胜利来自对明星经济学家资本的充分掌握和大胆运用,只是,相似的故事一再发生,总是难孚“中国最有良心的经济学家”这样的美名。虽然已掌握的话语权能带来极为丰厚的变现,不妨耐烦地回头看看,这话语权最初终归是靠敲边鼓得来的。


©(c)2016 财经第一声 技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