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新一轮抢人抢产业,二线城市谁是最大赢家?

2017/7/31 18:27:00 阅读:
财经第一声
微信号:财经第一声


这个夏天,对二线城市——现在更时兴的说法是“新一线城市”而言,是焦灼的。

 

就业补贴、租房便利、落户优先……沿海的杭州、中部的武汉和长沙,以及西部的成都和重庆etc,一个又一个城市争先恐后地向“人才”伸出橄榄枝,迫不及待地想让海内外英才在“绕树三匝”之后,发现这里不但有枝可依,更有高枝可依。

 

97af4f1af4df4a75bd410190566c6a33.jpg


到二线城市去!除了人才,科技公司的研发中心也正加速转移。不管是国内的BAT和独角兽,亦或是外资明星企业如苹果和宝马,都将触角伸向了二线城市,掀起另一场抛绣球大战。

 

哪些城市在抢人?


在这场“抢人”大战中,户口、房子和现金补贴,都是重头戏。

 

落户门槛上,武汉提出了“支持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明确毕业3年内的大学生凭毕业证即可申请登记为武汉常住户口;最新的长沙落户政策,除了零门槛,还有奖励。

 

在成都,只要你本科毕业,不管有没有个人住房和稳定工作,持毕业证即可申请落户,大学毕业生来求职还可以获得短期免费住宿。

 

c856a86952e3428e92d5e4638b91e7d7.jpg


资金补助也是重头戏。杭州推出了“房补+车补”;福州则给予应届博士研究生每人安置补助费15万元。

 

当“假装在生活”式的焦虑在北京国贸、上海陆家嘴、广州珠江新城反复更新口味,“租售同权”被带了一波又一波节奏,这类举措颇具现实指向性:你在一线城市苦苦追求而不得的,到我们这儿来都有。

 

二线城市开价抢人,或可以归结为两大原因。一是自产人才保有量有限,一些高等教育资源薄弱的二线城市,本地并无太多一流大学,自然面临“人才荒”;二是,近年来二线城市纷纷实现产业结构升级转型,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量大幅度上升,一个鲜明的例子是,西部城市贵阳借助全国大数据中心的优势,实现了新兴产业的弯道超车。

 

先有人,还是现有产业?


房子、户口和钱,二线城市的诚意毋庸置疑,但这些能打动你吗?

 

在2017年应届毕业生中,有82.66%的毕业生选择了异地就业,其中选择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人群比例达到了43.75%。数据背后,即是现实。

 

绝大部分二线城市都有人才焦虑,但是否有相应的职位匹配,还需要打个问号。吸引不了高端产业的城市,通常对人才的吸引力也有限。比如长沙的娱乐产业,湖南卫视收入绝不低于一线城市的电视媒体,优秀人才不请自来。但在互联网、金融、科技产业,长沙仍待补课。

 

wKgByU_pToDmfuM8AAD61EYf-mo42.groupinfo.w665_500.jpeg


有产业的城市才有未来,二线城市都认识到了这一点。

 

已经把研发中心布局长沙的易观大数据公司,其公关负责人叶小舟曾透露,长沙有良好的政策支持,在税收、办公用地等方面都有一定优惠政策。

 

以乡镇企业和代工工业起家的苏州,这几年也动作不断。2019年,华为苏州研究所将打造成华为公司华东地区计算云中心,以及华为公司全球最大的计算云实验室;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继北京、上海、深圳之后,在大陆的第四个研发创新基地也落地苏州;今年3月,苹果公司宣布,将在苏州开设研究中心。

 

抢人和抢新兴产业,是两个量级的问题。

 

前者更多反映的是政策层面的措施,但后者却意味着一座城市在产业布局上的思路调整。新兴产业,本身是自带“人才流量”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科技公司把研发中心从一线转移到二线城市,对人才流动或许比政策本身的影响力更大。

 

谁会在这一轮高维竞争中胜出?


到二线去布局,新兴产业有自己的诉求。

 

早在5年前,李彦宏、马化腾曾就一二线的公司布局有过争论。李彦宏认为,年轻人可以选择租房而没有必要买房;马化腾则表示,一线城市的高成本降低了员工的生活质量,未来腾讯将加大对二线城市的布局。

 

201601132761452652695156.jpg


既让员工生活得更体面,又能享受高性价比的人力资源成本,二线城市便成了新兴产业的必争之地。但不同城市之间,魅力值有高下之分。

 

高校资源是一个天然的优势。即便是一线城市深圳,也因教育资源刚起步而天然吃亏,必须依赖外部输血,所以近几年,深圳一直致力于名校合作办学。马化腾在提到二线城市布局时曾说:“我们一定要跟着人才走,哪里人才多,就要在哪里设立基地。”

 

武汉“大学之城”声名在外,武汉官员在招商接待和城市推介中,最爱提及的一句话即是,武汉有79所大学130万在校大学生,大学生人数世界第一。

 

在中国互联网版图上,武汉也并非默默无闻。

 

2016年,武汉光谷各类互联网企业融资额达到29亿元,超过历年总和。这里不仅有2家中国互联网百强,还在去年实现了湖北独角兽0的突破。

 

今年才过半,腾讯、中兴通讯、360就已分别与武汉东湖高新区签约,布局互联网产业。共享单车两大玩家摩拜和OfO,也不约而同在武汉光谷成立了全球共享服务中心。

 

教育资源发展和人才产业的吸引,在武汉形成了鸡生蛋、蛋生鸡的循环往复。来自武汉市人社局的数据显示,2013年留在武汉的大学生为10.4万人,2016年为15万人,人数明显增加。

 

还有一个常被忽略的因素,那就是产业基础。这关系到产业的发展氛围,也关系到一座城市能否为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持续的人才供给。

 

赵雷唱火了一首《成都》,然而真正引燃成都的却是《王者荣耀》。这款全球苹果用户IOS手游收入榜第一位、日活跃用户5000万、卖游戏皮肤日赚1.5亿的“全球最赚钱游戏”,并非出自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而是源自于坐标成都的腾讯天美L1工作室。四川人或者家属是四川人的员工,占了整个工作室的七成左右。

 

17063009003367765.jpg


偶然中的必然性在于,早在十多年前,成都就有了移动游戏研发公司,到2016年,成都高新区网络游戏产业聚集了企业300余家,从业人员约1.3万人,成都一度被誉为“中国游戏第四城”和“手游之都”。

 

同理,华为终端总部搬到东莞松山湖,为什么东莞可以挖掉深圳这么大的墙角?并非只因为东莞成本更低。如华为这样制造型的科创公司,尤为需要有强大的制造基础作为支撑和配合。而东莞在多年承接深圳制造端的产业转移后,完全有能力和优势承接华为。一座城市的高新技术产业,往往不会凭空出现,步入高维竞争时代,二线城市之间的角力虽远未结束,但实则已初现胜负格局。


©(c)2016 财经第一声 技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