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广场舞“转正”了,有没有开发商考虑规划下老年人运动场所?

2017/7/23 20:29:00 阅读:
财经第一声
微信号:财经第一声


广场舞这两天又火了,不是“争地盘”,而是因为,这项群众基础雄厚的健身项目有了官方撑腰。在打出“全民体育”招牌的天津全运会上,广场舞成功跻身“群众比赛项目”之一。


“跳进”全运会后,大妈们似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跳舞了。不过还是那个老问题:上哪去跳广场舞?

 

广场舞的热搜体质


龙舟、桥牌、国际象棋、健身气功……其实仔细一看,在天津全运会上被“转正”的项目有十九个之多。广场舞成为唯一的热点新闻,再一次证明了热搜体质。

 

在新闻留言区,广场舞果不其然地引发了群嘲。点赞最多的评论诸如此类:“所以,下届全运会取消篮球比赛吗?”“中国篮球水平会进一步下降的。”

 


作为一种自发的健身活动,广场舞让很多中老年人在音乐声中锻炼了身体,又扩大了朋友圈。但与此同时,广场舞也从一个中性词,逐渐变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反审美和反道德代表——

 

年轻人爱的是freestyle,而“大妈”们跳得太过整齐划一。跳就跳吧,毕竟“大妈”们有跳舞的权利,但她们剥夺了我安静看晚霞的权利。

 


而自从河南广场舞“大妈”们和篮球少年,在那场“篮球场争夺战”中一言不合就肢体冲突后,这项运动继以往的“扰民”等“老问题”之后似乎又出现了“新情况”:“大妈”们在降低了公共生活质量之后,开始堂而皇之侵犯公共空间了。

 

当然了,“大妈”们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屡屡犯了众怒。新闻是年轻人写的,标题是年轻人取的,朋友圈是年轻人转的,评论是年轻人跟的。“大妈”们呢,在忙着跳广场舞。

 

健身场地的避重就轻


你看见过年轻人去老年活动中心抢地盘吗?没有。广场舞遭遇的舆论全网黑背后,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中老年群众日益增长的健身文化需求同落后的健身场地普及之间的矛盾。

 

“大妈”们一般在哪些地方跳舞呢?能够想到的大体是以下的场所:

 

早晨或傍晚的公园。

 

个人住宅小区的大门口或车库。

 

商场门口空地上、人来人往立交桥下。

 

郑州的烈士陵园、莫斯科中心的红场、纽约的日落公园……

 

看起来,所有空地,都是舞台。但是,大妈何其多,空地何其少。

 

thumb_315_220_1442288477209.jpg


拿距离最近的住宅小区来说吧。国内小区的集中建设开始于1970年代,这批小区的特点是,分布集中,容积率高,人口密度大;在小区规划与建设之时,室外体育设施基本上没有被考虑进去。当然,往前推几十年,“全民健身”还没这么时髦。

 

从1990年代开始,房地产业从放开到成为支柱产业,动健身场所作为“完善的配套设施”之一部分,常常是小区楼盘出售的一大卖点。但地价这么寸土寸金,楼与楼的合理间距都经常无法满足,开发商更不会舍得腾出过多运动场地。就算有,那也是篮球场或瑜伽会所,老年人的运动场所靠边站。

 

这时候该反问一句,力倡“全民健身”、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上哪了?一个数据是,从2009年到2012年,群众体育支出在体育事业经费中的比重年均值只占5.64%,而体育竞赛费用和体育训练费用支出是群众体育经费支出的2.62倍。

 

政府机关、学校、部队,不少企事业单位倒是都有自己的健身场地。但是,“大妈”在这类场所进进出出都需要出示证件了,高音喇叭还想进去?

 

“大妈”生意该怎么做?


作为官方盖章认可的“群众比赛项目”,广场舞的群众基础究竟有多雄厚,这是一个可以量化的问题。

 

有数据称,去年5月,中国四大城市合计有31697名舞者,长时间、同步、参与经过编排的舞蹈活动,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纪录。仅仅6个月后,全国14个城市 50085名身着红色运动服的大爷大妈们,又以同时集体起舞的方式再创新纪录。

 

今年1月,《经济学人》旗下的企业网络组织发布了一份《中国开赛——崛起中的中国体育健身产业》研究报告,报告指出,估计目前有8000万至1亿中国人、大多为中老年人且几乎清一色是中老年妇女,热衷于“广场舞”这种舞蹈健身运动。

 

面对规模如此之巨的受众群体,官方再一次弹出了习以为长的反射弧。但市场嗅觉敏感的开发商,为什么也没谁来认真规划一下“大妈”们的广场舞运动场所?

 

一个理想的广场舞场地是怎么样的,曾在北京研究广场舞文化的加州大学环境规划专家给出过五大条件:一是不易打滑的地面;二是夜间跳舞照明;三是防晒保护措施;四是能容纳30到60人的空间;五是要和居民区或办公区域有一定距离,以确保不会影响到附近不跳舞且不喜欢音响的人。

 

相比为了举办集中的、综合性的赛事而建造的大多数体育馆,广场舞场地配置低、占地少。更关键的是,对比利用率不到30%、长期闲置的体育馆,广场舞场地的高频率、稳定性几乎是可以预期的。可能除了运动员以外,最执着、最守时、最有活力的一个健身群体,非“大妈”莫属了。

 

更何况,广场舞“大妈”,是这么有钱。

 

几年前,北京某银行的理财经理就已经开始靠跳广场舞拓展客户了。不仅把舞蹈队中四分之一成员发展为理财客户,还从中发掘出了千万级大客户。上个月,广场舞“大妈”们还花2400元包下苏州一个篮球馆来跳舞,在广场舞用暴力方式抢占篮球场的舆论中,这种花钱包场跳舞的方式绝对是一股硬气的清流。

 


今年房子不好卖,开发商也的确对“大妈”们动起了脑筋。

 

但比起2400块包场的这种小钱,“大妈”们的带客能力让开发商们更心动。策划一场广场舞大赛,队伍中几百个“大妈”穿着印有楼盘名字的T恤跳舞,宣传效果妥妥的。再发展一批“大妈”促销员,这群胆子大、不怯场、有闲、有钱、有人脉,还有沟通能力的“大妈”,带客能力甚至要强过专业的行销人员。

 

至于在小区的篮球场旁边为“大妈”们辟出一块空地,那就不必了。因为广场舞房价一平跌了几千块的新闻还热乎着,谁要跟买房的年轻人过不去呢?


©(c)2016 财经第一声 技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