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喜马拉雅FM余建军:我们很早就没把其他平台当对手了

2017/4/4 4:36:00 阅读:
财经第一声
微信号:财经第一声


2016年被业内看作是“知识变现的一年”。从罗振宇的“得到”平台估值12亿,到知乎和在行分答的爆点交战,不差钱的BAT们以天量现金流对原创内容进行补贴,生产知识似乎成了一门不错的生意。

 

付费风潮星火燎原,喜马拉雅无疑是风口浪尖的那一个。在这波知识付费的浪潮中,喜马拉雅以70%的市场份额,成为音频领域的垄断性引领者。用户为王,这也是喜马拉雅最大的底气。


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


作为内容供应商,喜马拉雅如何脱颖而出,成为创始人余建军面对最多的提问。近日,余建军接受财经第一声专访,说了说他眼中的知识变现。

 

我可以给你更好的内容,你要不要试一下?


解释内容创业的火热,人们往往可以说出各种逻辑。而在余建军看来,这股风潮意味着电商的发展进入了第三阶段,“最早的电商是淘宝京东,占领网购一族的实物空间;后来出现了以O2O为代表的第二波服务类电商;去年开始的这一波内容创业,可以理解为知识电商。”

 

实际上,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喜马拉雅也无法免俗地在“免费”上做文章。余建军坦诚,“我们过去几年也投入了很多钱,对用户并不收费。”

 

改变从2016年悄然开始。从这年6月开始,喜马拉雅尝试推出“1%的付费内容”。用户们分明感受到余建军的意图:我可以给你更好的内容,你要不要试一下?

 


试水结果出乎余建军意料。去年6月6日,马东奇葩说团队的《好好说话》上线,第一天便创收500万。12月3号的“知识狂欢节”,更是为喜马拉雅创下5000万的付费内容收入新高。

 

从蒙曼讲唐诗,到梁冬讲庄子,众多知识产品收割了大量的曝光和钱景。业内惊叹于人们对知识的焦虑和渴求,也重新认识到了优质知识的巨大商业价值。如余建军所说,头部的草根创业者,一年收入可达千万。

 

“互联网免费”这一自雅虎以来便天经地义的铁律,似乎已不再适用。“付费”开始成为中产和高知人群的风尚。正如土豪们可以为直播间的网红主播一掷千金,中产们也乐意为喜欢的知识网红捧个钱场。

 

“这个逻辑非常简单。”余建军说,“我们还是坚信,大家都需要好的东西,哪怕贵一点。在消费升级的大时代背景下,中国中产人群愿意为优质内容买单。”

 

存在人的创作本能,平台才有意义


2016年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喜马拉雅平台上的知识付费世界,展现了怎样的繁荣?用余建军的话说,帮内容创业者赚钱,喜马拉雅从时间上来说是最早的,从变现体量来说是最大的。他不无傲娇,“客观来说,我们很早就没有把其他音频平台当对手,这是真话。”

 

定位为王,这是余建军最大的底气。

 

访谈过程中,余建军多次提到,相比其他平台的聚合式内容定位,自己更想做内容产业的“天猫”。从第一天起,喜马拉雅的定位便是原创平台,“只有存在人的创作本能,平台才有意义。这从一开始就决定了,我们和其他聚合式的平台是不一样的。”

 


余建军以水自比。“水容万物而不争,它无色、无味,喜马拉雅就是水。”在余建军的坐标体系中,平台本身没有偏好,用户的偏好就是平台的偏好,用户对精品内容的需求就是平台的机会。“喜马拉雅一直强调利他文化,”为用户的知识焦虑做些微小的事情,给予内容创业者更好的呈现方式,也是成就喜马拉雅本身。

 

正如余建军宣称的“胸大的去直播,脑大的来喜马拉雅”,省时间、大咖多、坚持原创、性价比高,这成为了喜马拉雅在知识付费领域的决胜高地。

 

在不同的专业领域,喜马拉雅的知识网红大行其道。从罗辑思维音频到每天听见吴晓波,从《奇葩说》的《好好说话》到湖畔大学的三板斧网上课堂,这些原本学费不菲、含金量相对高的名家IP,你总能找到一款喜欢的。

 

这就像买一本书,或者参加一个培训。不同的是,用户不必花费动辄千元的费用,不必固定专门的时间段,99元或199元的IP套餐,买过不过错过。更重要的比较优势是,平台上大咖云集,“他们觉得特值啊!”

 

这并不是又一个传统行业被互联网取代革新的老故事。而是,人们并不需要那么多“震惊!”,不需要那么多10万+,在越来越没有时间读书的今天,人们开始向真正优质的知识致敬。


©(c)2016 财经第一声 技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