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谁会是2017年最焦虑的人?

2017/2/1 12:13:00 阅读:
财经第一声
微信号:财经第一声

     

正月初六,又称马日。有诗道:大年初六,马到成功。沥酒拜街中。万户千门看,无人不送穷……人们在这一天真正开始工作或做生意,而“节后焦虑症”也在一天开始频频发作了。说到焦虑,王石曾在去年的一个论坛上说起:2016年,我是最有资格焦虑的人。


2017年已来,“企业家和创业者都处在不确定的焦虑之中”,而谁会是2017年最焦虑的人?

 

王石:万科股权大战上半场结束,他高枕无忧了?    


始于2015年的万科股权之争已经持续了一年半之久,由宝能系发动的控制权之战,最终演化为国有股东华润、地方国资深圳地铁、恒大系、万科管理层等利益相关方的博弈。深陷漩涡,作为万科领头人的王石,面临的压力毋庸多言。


Img461301856.jpeg


不过,声称“我是最有资格焦虑的人”的王石傲娇表示“我的睡眠一直很好”,因为“事情的变化往往是不可预料的”。


在这一点上,或许王石猜中了上半场的结果。1月12日,一纸公告宣告,华润将所持万科股份悉数转让给深圳地铁,彻底退出。分析认为,更高层面的干预使华润从“咬定”万科变为“松口”,而这表明万科管理层在本轮股权之争中已经真正摆脱了困惑和压力。


不过,告别华润后,万科枕榻上尚有股权大户宝能和恒大,能否妥善解决其两者的退出将成为万科下一个生死时刻,而监管层在此中的态度依然关键。据万科相关人士透露,万科内部并未放松警惕,华润的退出只是剧情长片的一个段落,恒大和宝能所持有的股份相加将近40%,依然能决定万科生死。


1月13日清早,恒大在香港市场发布公告,表示无意进一步收购万科股份。这意味着,恒大有可能成为继华润之后,万科股权大战链条上第二道撕开的口子


147073719757a9ab2d2f97f.png


目前来说,宝能是万科股权大战中最大的悬念,继续持有抑或退出将取决于宝能与相关部门的利益博弈。未来何去何从,用王石的话说“事情的变化往往是不可预料的”。


万科股权大战上半场结束了,但下半场的局面才刚刚打开。

 

王健林:“焦虑”来自不想放弃“中国首富”之争


2017年蚂蚁金服将上市,而马云的阿里系更将在美国“解决100万个就业机会”,阿里的全球化步伐让2017年的“中国首富”之争再成悬念。


在“中国首富”这个问题上,马云已经在2016年先下一城,2017年花落谁家尚未可知,但阿里的虚拟经济已经对传统行业出身的王健林的商业帝国发起了强劲的冲击。


u=156216667,3396475847&fm=23&gp=0.jpg


不过,王健林万达商业帝国的转型有目共睹。


2017年1月14日,万达集团在年会上公布其2016年业绩:2016年万达营收为2549.8亿,完成年计划的103.2%;净利润实现两位数增长。但万达房地产收入同比减少13.9%,商业收入1430.2亿元,完成年计划的100.4%,同比减少25%。万达集团连续多年保持高速增长的收入指标出现同比减少,但万达集团利润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业绩含金量显著提升。这一增一减,正是万达集团2016年致力转型的成果体现。


目前来看,“万达朝着文化产业转型”的趋势显而易见,文化、体育、院线等布局不一而足。为了争取未来的上升通道,转型之际的王健林不断在忍痛割肉——因为连续2年亏损28.87亿元和42.38亿,且2016年的“亏损业绩”积重难返,2016年5月被万达并购的传奇影业的CEO托马斯·图尔,在2017年1月18日“被迫”辞职。


2017年马云和王健林的“中国首富”之争鏖战正酣,对于万达帝国不盈利的毒瘤,王健林开始焦虑了。

 

程维:“网约车新政”下的逐渐败北者?      


滴滴出行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在1月14日举行的“2017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未来五到十年,滴滴希望成为新能源汽车最大运营商。


a8f8b66ff35201dad5857100def9a0fc.jpg


此话看不出程维“焦虑”的任何端倪。可是,滴滴的变化显然存在。


2016年8月,滴滴并Uber,之后滴滴的收入和订单都超过了Uber全球,彼时的滴滴被业界认为极有可能是下一个大寡头。


可惜,一纸“网约车新政”,把滴滴打回原形。


2016年10月8日、9日,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兰州等地相继发布网约车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各地政策细则大同小异,都对网约车平台的运营车辆和人员进行了严格规定,包括必须是本地户籍和牌照,运营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毫米,5座三厢小客车排气量不小于2.0L或1.8T;7座乘用车排气量不小于2.0L、轴距不小于3000毫米……


这被称为“史上最严”网约车新政,而作为网约车行业代名词的滴滴首当其冲,受打击程度堪称致命。以滴滴官方给出新政实施之后的上海市场数据为例,符合要求的供给车辆骤减4/5!平台上车少了,人没了,还玩什么?


20170104101946_8531.jpg


据知,在相继实现了身份合法,并与最大对手Uber合并之后,滴滴开始采取对用户涨价和对司机减少补贴的策略,以行业垄断之势攫取利润,填补近年来数十亿美金的亏损窟窿,这大有开始收割市场之势,却不料先被政府“收拾”了。

 

雷军:他会不会步陈年的后尘?


成立于2010年的小米,花了五年时间公司估值就高达560亿,是全球估值第二大的创业公司,在美国甚至被称为“中国版的苹果”。利用在线闪购模式和社交媒体营销,小米的出货量曾一次次刷新纪录。据外媒报道,小米手机2013年的销量增幅达到160%,2014年增幅暴涨至227%。


然而,经过高速增长,小米遭遇了自身发展的瓶颈期。相比之前三位数的销量增幅,其2015年的增幅只有15%;而2016年第一季度,小米智能手机销量萎缩5%,导致其市场份额跌出全球前五,被华为、OPPO、vivo、苹果超越。其后表现也不佳。


826bbb07gx6CK6hTiaJf9&690.jpg


至此,唱衰小米的声音不断。


在2017年的小米年会上,雷军公布了2017年小米的小目标:小米整体收入要破千亿元。雷军说: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过去的2016年是小米的“补课元年”,在前几年的发展中,小米冲得太快,就连小米起家的电商销售模式也遇到了挑战。


“冲得太快”是当年陈年凡客犯下的大毛病。眼看着被一个个对手追上甚至超越,雷军如何淡定?

 

罗永浩:锤子手机能活得过2017年吗?


有人认为,罗永浩在2016年有很多“壮举”——锤子手机的发布会算是,其定下的2017年“赚它一个亿”的小目标也是。


罗永浩一直被公认为是“会聊天”的人,甚至被誉为“手机界的单口相声艺术家”。从牛博网,到老罗英语培训,再到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的每一次转型都牵动着公众的视线。与此同时,罗永浩式的情怀也常常为人津津乐道。


u=3992169551,2982692131&fm=11&gp=0.jpg


只是,情怀把式不太适用消费市场是不争的事实,老罗想要实现宏图,仍面临艰苦的革命。不过,罗永浩也是个坦诚的人:做实业不容易,尤其是手机行业,涉及太多的链条和环节,并且,由于自己经验不足,犯了很多错误,可以说,过去四年我们一直在补课。


2017年锤子手机还要不要“补课”?

 

普通人的“财富焦虑”


收入水平在提高,积攒的财富反而缩水了;工作越来越忙碌,财富差距反而扩大了;理财渠道越来越多,个人收益反而下降了……这些都是普通人财富焦虑的理由。


对此,我们该怎么办?


20140715175035_71935.jpg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我懂你的焦虑”的演讲中曾说:我觉得要克服焦虑的办法,你要想清楚几件事,第一件事你要想清楚说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工作是什么;第二要让自己成为一个专业的人;第三你愿意用未来的二十年时间去完成,这件你喜欢的工作和你专业的事情。


虽然有点文不对题,但2017年已是新的一年,能不能“鹤立鸡群”,很多时候不正是在于你的专业和“喜欢”吗?

 




©(c)2016 财经第一声 技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