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分类

2016年中国经济十大谜团

2017/1/29 20:46:00 阅读:
财经第一声
微信号:财经第一声


回看2016年,难免让人心生迷思。

 

这一年,平静褪入水下,动荡渐次浮起。中国忽然发现,自己成了全球经济的话题中心:不断外流的资产、“低估”的人民币、高企的税负,不一而足。国内的商业版图,则继续讲述着疯长与消退的故事,人们既见证着新贵的崛起,也为偶像的黄昏深感唏嘘。我们躬逢风云变幻的一年,但有关中国经济的未来图景却依然模糊。

 

timg (9).jpg

中国经济这一年


事实上,2016年的许多未解之谜,我们皆可以在碎片化的吉光片羽中找到缘由伏笔。它们就像一面多棱镜,透视出中国经济最真实的温度,也暗藏着2017年中国经济的雷霆万钧。

 

中国到底有多少种税费?    


中国税费是轻是重,官方与民间的争论从未停止,也从未取得过大致相近的共识。

 

引发舆论场的两颗惊雷分别来自曹德旺和宗庆后。前者一番赴美投资的言论,让中国税费承包了2016年底中国制造业的全部热点;后者给出的“娃哈哈要交500多种费”的数据,给中国宏观税费过重的争议砸下实锤。

 

在上百项税费的游戏里,实体经济是否终将无处安放?


世界银行的报告让这一话题火上浇油。根据世行的数据,2016年所有国家(地区)平均总税率为40.6%,而中国总税率为68%,位列世界第12。

 

但官方说法几乎与所有独立研究机构和企业的结论南辕北辙。前财政部长楼继伟刊文指出,世行总税率“意义不大”;国家税务总局回应称,中国宏观税负目前仍处世界较低水平;唯一可做参考的或许只有财政部和发改委公布的数据:娃哈哈2015年有支出数据的实际缴费项目为317项。

 

317项缴费项目,多了还是少了?

 

中国有多少空置房?    


随着2016年楼市狂飙突进,空置房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作为衡量住房投机因素的指标,空置面积和空置率本是判断房地产风险的重要数据,但却从未纳入中国官方的统计体系,取而代之的是统计意义并不大的“待售面积”。

 

在中国,是有房子的人多?还是没房子的人多?


中国究竟有多空置房,各方说法不一。2012年,北京市公安局核对空置房屋381.2万户,按照三口之家,足够1000多万人居住;2014年,西南财经大学的调研报告提出,2013年我国城镇住宅市场的整体空置率达22.4%;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在2015年提到,中国楼市空置面积达10亿平方米,住房供应过剩在较小城市和中国东北部尤其明显。

 

统一标准的缺失,导致中国住房的空置面积一直是个难解之谜。但官方空置率数据秘而不宣的背后,是否因为这个数字比我们想象的要大?

 

3万亿外汇如何构成?    


外汇的跌跌不休,则几乎成为了2016年中国经济的另一只黑天鹅。

 

截至2016年底,中国持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刷新了5年来外汇储备的新低,但中国的外汇储备量依然稳居全球第一。因此,中国外储的货币构成对全球资产价格和市场走势都有不可忽视的影响。

 

过去十余年间,中国经济一直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外国资本。


虽然中国外汇储备的货币构成是非公开的,但根据央行历年的统计数据和国内外官方网站的公开数据,中国外汇储备高配了美元和英镑,低配了日元。

 

其中,美元资产约占中国外汇储备的三分之二;欧元资产占比20%左右,虽然近年欧洲经济整体疲弱,但是德国等大国依然有较强经济实力和优质资产,我国对欧元资产的持有量仍然较高;日元约占3.1%,低于4.1%的全球基准,这与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日元资产回报率较低有关。

 

A股人均亏损5万,谁笑了?    


A股的投资回报率又有多高?打开股民们的投资账户,能笑到最后的永远只是一小撮。

 

2016年,有人称之为牛市熊市之外的“猴市”,A股在3100点左右上蹿下跳,再没能收复失地。这一年,亏损股民比例高达73.2%,亏损股民人均亏损50345元。

 

割了你一个,还有后来人


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但上市公司却从市场得到了大量的真金白银。2016年,共有225家公司实现IPO,募资1381亿,629家上市公司完成增发,募资17018亿,是为A股史上第一融资年。但这场盛宴与股民无关,少部分创业者才是最终赢家。

 

与融资抽血相比,2016年上市公司大股东在减持套现的路上同样走得风生水起,减持规模超3600亿。当然,这背后少不了庄家的影子,他们从未消失,只不过更加隐秘老到罢了。无人见过其尊荣,人们只看到,被拆解过的套路不断进化,大股东们在减持的锣鼓喧天中赚得盆满钵满。

 

独角兽堕冰窖,滴滴如何真正“共享”?    


太阳底下其实并无新事,就像滴滴情理之中地走上了垄断涨价的老路。人们想象中的共享经济,终于变得和他们吐槽的出租车一样平凡。

 

花5块就坐一圈奔驰,随便跑一跑就月入三四万的美好时光已经结束,因为无休止的“补贴-亏损”注定是网约车的死循环。在过去的几年间,Uber每年在中国市场要烧掉10亿美元,而滴滴一年要花费40亿美元进行“市场培育”,平均每周补贴7000-8000万美元。

 

滴滴远远谈不上成功,更谈不上伟大。


在滴滴收购Uber前,两家公司已经融资大约200亿美元,这是一场战争,在烧掉更多钱之前,他们必须停火。但是,当“滴滴一下,无人应答,马上加价”变成事实,推动出行领域变革的滴滴在众怒难平中,变成了一家让出行不再美好的互联网平台。

 

当人们津津乐道于新的共享模式带给出行无限可能时,最大的不确定性其实来自于模式自身。柳青一再强调“滴滴是家缺乏安全感的公司”,多多少少有些自我警醒的意味。

 

从月入5000到百万,网红收入成迷?    


风水轮流转,去年到直播。一台手机、一个自拍杆,网红主播的蹿红速度甚至超越了明星。平台一拥而上,资本推波助澜,当雪花般的弹幕和礼品齐飞,平台和主播笑容一色。头部主播的月入百万,吸引了太多年轻貌美的面孔试图闯入聚光灯下,谁都想成为被吹起来的“猪”。

 

你以为的风口,可能是枪口


直到主播越来越多,粉丝不够用了;直到政策突然加码,浓妆艳抹的网红悄悄拉高了衣领;直到摇旗呐喊的资本掉头……直播室的少男少女们才发现,独领风骚的网红主播塔尖之下,有着千千万万处境艰难的普通主播,他们才是这一行业的真实生态。

 

网红主播月入百万有多少水分,平台方是否故意借此公关,此间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光鲜标杆的背后,是大量揣着百万梦进来,又因为入不敷出而黯然离开的女孩。

 

马云王健林相继喊话特朗普,代表谁的声音?    


中国商界的两大网红马云和王健林,分立虚实经济两座山头之巅,在面对特朗普时却历史性地殊途同归了。

 

马云以一份百万就业的礼物,获得了特朗普主动提出送下楼的礼遇。二人谈笑风生之际,马云成为了中美关系的探路先锋。而王健林选择隔空喊话,万达在美的2万员工和好莱坞的中国市场,是王健林最具议价能力的硬通货。这场直白强硬的对垒,很王健林。

 

timg (7).jpg

马云携手王健林“对阵”特朗普


外交部也曾对此表态:中方赞同中美两国政府继续鼓励两国企业加强互利合作,并为其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商而优则仕,大生意从来就是政治经济学。马式太极与王家咏春,正是中美贸易合作与竞争的两种常态。谁还能分清,会晤的主体究竟是两个外交官,还是一个中国企业家、一个美国新总统?

 

姚振华背后站着谁?    


但是,多年后,人们提起2016年万宝之争这桩已尘埃落定的奇异公案时,一定还会讶异:姚振华那本调兵遣将的融资宝典里,到底藏着何种生钱术?其实,宝典的扉页里就写了六个字:无他,唯帮派尔。

 

砸向万科的400余亿资金中,监管部门最终认定宝能系的杠杆比率为1:4,除了从自家保险和合作券商处拿来的常规弹药之外,姚振华最爱一言不合就拉圈子。

 

是什么构筑了姚振华的资本魔方?


浙商银行为代表的浙商帮,以132.9亿的优先资本,成为姚振华举牌万科的最大金主。而在全国各地潮汕商会会长集体参观宝能总部的堂会上,堂口老大们纷纷表态,只要姚堂主需要支持,尽管开口,兄弟们提钱来见。

 

姚堂主一支穿云箭,引两大帮派来相见。万宝之争,先按并不是姚堂主一个人的战斗。

 

叶简明是谁?    


如果不是叶简明,人们或许对福建石油帮还知之甚少。锦衣夜行十余载,39岁的福建企业家叶简明和他的华信帝国带着无数疑点,以《财富》杂志一篇专访浮出水面。

 

白手起家,22岁即收购国有工厂;十余年间,华信已高居世界500强第229位,在国有垄断势力盘踞的石油行业里,其营收已接近中海油的三分之二;华信独创的集体制民营公司,不属于公有制,不同于集体所有,定位“属于社会”;而公开报道中的叶简明,往来对象多为各国政要,甚至连其本人也毫不隐讳地强调,与国家和政府保持一致是华信核心战略……

 

这位神秘低调的富豪,你甚至找不到他的起家历史。


深具中国特色的发家路径,让叶简明的红色身世成为2016年的最大悬案。媒体们蜂拥而入福建老家,发现其父以船工为生,并无显赫家世,但在某智库披露的采访中,叶简明说出了“一直都没有跟团队分享”的秘密,亲承其家族是大户人家。

 

叶简明到底是谁?是像雾像雨又像风。或许,凡不可说的,应当沉默。

 

牟其中,“这个十几年没出来的老头子”被我们忽视了吗?    


2016年的最后一大谜团,应该留给牟其中,这位76岁的中国前首富。

 

潘石屹、冯仑、任志强、王功权……皆曾是牟其中的门徒。他的空手道在当时为人津津乐道,300元起家,用500车皮商品交给俄方换取4架飞机,单此一笔,牟其中就赚了近亿。南德的产业方向在90年代初无所而不往,这里边有国际卫星制造发射、满洲里机场和铁路运输线的建设,也有100亿投资规模麻辣烫火锅连锁的设想。

 

牟其中说:“新一轮的南德试验将从此开始。”


因“信用证诈骗案”入狱18年,如今刑满归来的牟其中是否会在“南德废墟”上重启他的“南德试验”?他唯一的代理人夏宗伟说,“已经没有更多时间成本了。”但某种英雄气质似乎还在指引着76岁的牟其中,“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

 

入狱的商界大佬们,孙宏斌用一个融创中国证明了自己,褚时健种出了一个自带IP的橙子。在命运之神掀开所有底牌之前,最为敏锐的观察家有时候也难以判断,看似安静于灯火阑珊处的牟其中,是否被我们忽视了。

©(c)2016 财经第一声 技术提供